海馬
  概覽
學名:
Hippocampus spp.

香港曾有記錄的品種: Hippocampus kuda(黃海馬)
Hippocampus trimaculatus(三斑海馬)
Hippocampus kelloggi(克氏海馬)
保育狀況:
所有海馬均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二;現時全球約有54個海馬品種中,有11個品種被列為易危或瀕危級別。

香港水域較為常見的海馬屬「易危」物種
壽命:
約1至5年
分佈:
全球熱帶及溫帶淺水區域中的海草、珊瑚礁或紅樹林等地區棲息

海馬屬於魚類,體長約2至35厘米,其薄薄的皮膚覆蓋著以環狀緊扣的骨骼組織,並擁有明顯而靈活的頸項。牠們主要以以漂浮於水中或在水底游動的甲殼類動物,如糠蝦為主要糧食。

海馬在繁殖前會花數天求偶。正值求偶時期的海馬會轉變顏色,並會以尾巴互相緊扣,或以尾巴繞著同一株海草一起跳「破曉舞」。然後,牠們會跳「求偶舞」,期間雄性海馬會吸水將其身上空置的育兒囊擴大及張開。雌性海馬會把卵子放在雄性海馬的育兒囊內,雄性海馬會懷著受精卵,直至海馬寶寶完全成長。不同品種的雄性海馬誕下的海馬寶寶數目不同,平約為100至200隻,有些海馬品種只會誕下5隻,有些則會誕多達1,500隻海馬寶寶。

與其他魚類一樣,海馬不會養育自己的子女。初生海馬比較脆弱,很容易被獵食者視為目標,亦會被海浪沖離其棲息處,或被沖到水溫不適合其生存的水域,因此少於千分之五的初生海馬能夠生存到成年。

 
  海馬的重要性
海洋保育的旗艦物種

海馬獨特的外形,令牠成為其中一個最具標誌性的海洋生物。牠是海洋底棲生物中重要的捕食者,其減少或消失可能會破壞到整個生態系統的平衡。有些海馬的生物學特徵及繁殖習性,令牠們更容易受過度捕撈的威脅。例如,大部分海馬在同一個繁殖週期都會行一夫一妻制。另外,由於雄性海馬會在育兒囊中孕育小海馬直到牠們孵化,令小海馬的存活直接受到海馬爸爸的存活影響,若懷孕的海馬爸爸被捕撈,連帶數隻甚至過千隻海馬寶寶也難以生存了。

  威脅
野外數量:
不詳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保育狀況:

黃海馬 – 易危    
EX
EW
CR
EN
VU
NT
LC
DD
 

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二(所有海馬品種)
全球約54個海馬品種中,有11個品種被列為易危或瀕危級別。

被濫捕作傳統藥材
海馬貿易中約95% 的海馬被用作傳統藥材
意外誤捕
因海馬的活動能力有限,容易被漁船,特別是拖網捕魚誤捕
棲息地破壞
海洋生態正受污染和沿海建設等影響
保育基金的工作
海馬普查及標籤識別計劃

簡介
在香港東面水域進行普查,並為合適的海馬繫上標籤,以記錄水深七米或以上的淺水珊瑚群落及鄰近水域海馬的數目、品種多樣性、大小、性別、分佈情況、長期生存和生長狀況、棲息地範圍

目的
獲得本地海馬生態學的重要資料,為香港政府、保育團體以及市民大眾提供科研數據,協助作出更有效的保育管理決策及建議

 
撥款資助海馬保育項目

保育基金多年來一直撥款資助亞洲區內海馬和珊瑚礁的研究和保育工作,包括監察珊瑚礁恢復和社區教育等,以保護海馬及其棲息地

 
 你如何幫助

向海馬湯說不!
傳統認為海馬具有溫補腎陽的藥性,而民間的補身文化令海馬逐漸成為名貴藥材。但在中醫上補腎陽的藥物很多,不少植物藥可代替,如補骨脂及葫蘆巴,因此沒有購買乾海馬的必要。香港,是海馬貿易的主要國際樞紐,每年進口大量乾海馬。作為負責任的消費者,絕對能透過停止購買和食用乾海馬,為海馬保育作出貢獻!

加入基金之友
一向重視海洋生態保育,又愛好潛水的鄭伊健先生,不但成為「星級海馬研究員」親身參與海馬普查的水底研究工作,他更是基金之友的會員。

你也可加入基金之友,透過月捐或單次捐款,支持我們的保育工作。請即加入

分享海馬足跡
我們邀請各潛水愛好者,如在香港水域潛水時發現海馬,請將海馬照片、海馬大小、發現地點、水深、日期及時間等資料,透過電郵與我們分享。假如你發現已被繫上標籤的海馬,請記緊拍下一張可清楚顯示標籤號碼的海馬照片,並電郵給我們!這些資訊都能協助我們的海馬研究員更有效地進行海馬普查,並監察他們的生存狀況!

成為支持機構
以下機構已承諾支持保育基金的海馬普查及標籤計劃,一起宣揚海馬保育的信息:

  • 潛盟潛水訓練中心
  • 藍歷潛水有限公司
  • 潛水歷險會
  • 潛水快線
  • 蛙人館
  • 香港潛水總會
  • 金洪 (潛水制品)
  • 海天潛水有限公司
  • 潛水樂園有限公司
  • Scuba Formula
  • 潮流潛水專門店